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稳住(一)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稳住(一)

  十五岁的少女,正是一生中最美最朝气蓬勃之龄。

  阿萝此时目中闪着晶莹的光芒,更是美得璀璨夺目。

  谢明曦扯了扯唇角,淡淡一笑:“记住你今日说过的话。”

  没等阿萝点头,又对盛鸿说道:“阿萝已从书院结业,如今闲着无事。从明日起,就让阿萝去移清殿里伺候笔墨吧!”

  金銮殿是朝会议政之处,在百官心中,亦是皇权的象征。要入朝听政,就得入金銮殿。

  移清殿则是天子批阅奏折宣召臣子议事之处,看似不及金銮殿显赫重要,其实,在移清殿里倒能接触到更多更具体的朝政琐事。

  阿萝眼下暂时进不得金銮殿,那就先进移清殿好了。

  盛鸿略一思忖,也觉这个主意极妙:“好。阿萝,从明日起,你就随我去移清殿。”

  想了想,又交代几句:“每日金銮殿皆有小朝会,要耗费半日的时间。小朝会散了之后,我才会去移清殿。你初进移清殿,不必急着做什么,多看一看听一听。听懂了很好,听不懂的,私下里问我,我再一一教导你。”

  如此贴身又仔细的教导,正是一国储君才有的待遇。

  阿萝自幼便受尽父母宠爱,尤其是盛鸿,更是举世无双的绝世好亲爹,待阿萝如珠似宝。

  阿萝闻言心中欢喜,冲亲爹甜甜一笑:“是,多谢父皇。”

  盛鸿舒展眉头,和谢明曦对视一笑。

  就在此时,魏公公近身低声禀报:“启禀皇上,寒香宫里的琴瑟奉太妃娘娘之令前来,请皇上去寒香宫一趟。太妃娘娘有要事和皇上相商。”

  要事?

  梅太妃能有什么要事?

  显然是听到了朝中的风声,惊疑不定,要问一问他。正好趁着此次机会,和梅太妃说个清楚明白。也免得有人在梅太妃耳边怂恿挑唆。

  盛鸿眉眼微沉,略一点头:“朕这就过去。”

  阿萝出人意料地也张口道:“父皇,我也随你一起去。”

  盛鸿有些讶然,身畔的谢明曦也道:“我也一同去吧!”

  也好,一家三口都去就是。

  盛鸿想了想,点头应下。

  ……

  寒香宫。

  梅太妃消息不算灵通,不过,朝中出了这么大的事,身在后宫的梅太妃既不是聋子,总能知晓。

  此时,梅太妃满面焦灼,眉头紧皱,心中更是忧虑急切。

  不行!她一定要好生劝一劝儿子。

  立女户什么的,也就罢了。让阿萝进朝堂听政,这如何能使得。这……这可是会被众人所指的事,甚至会落下千古骂名!

  万万不可啊!

  “启禀太妃娘娘,皇上来了。”宫女恭敬地来禀报。

  梅太妃立刻起身相迎,没想到,盛鸿不是只身前来,身畔还有谢明曦阿萝母女两人。夫妻两人领着女儿阿萝一并见礼:“见过母妃。”

  阿萝的声音夹杂其中:“阿萝见过皇祖母。”

  梅太妃:“……”

  这让她还怎么张口!

  梅太妃一口气生生地堵在喉咙里,怎么也吐不出来,脸孔迅速泛红。

  是被气的!

  盛鸿如今心肠也硬多了,先张口吩咐,令所有宫女退下。只留下了琴瑟。琴瑟眼见着帝后携着阿萝公主和梅太妃相对而立,颇为自己的主子心酸不已。

  瞧瞧这算怎么回事?

  至亲的母子两个离了心,颇有些对峙的意味。谢皇后和梅太妃早就不和,如今就连阿萝公主,看着梅太妃的目光也带着疏离和戒备……

  只怕过了今日,梅太妃便真的众叛亲离,要成孤家寡人了。

  琴瑟陡然生出一股冲动,想阻止主子张口,免得事情落入无可挽回的境地。奈何此时此刻没有她说话的余地。

  梅太妃胸腔一股怒火已冲口而出:“听闻今日朝上,有人上奏折,让阿萝也一并入朝听政。这等荒谬无稽出谄媚迎上的佞臣小人,不知皇上打算如何处置?”

  盛鸿目光微冷,声音倏忽沉了下来:“陈湛他们三人,既是朕的知交好友,亦是朕的亲信之人,更是大齐未来的肱骨之臣。母妃请慎言!”

  梅太妃咬牙怒道:“皇上可别昏了头!后宫不得干政,这是祖宗先例。历数前朝,便是最昏庸的帝王,也未有过令女子入朝的昏庸之举。皇上若执意如此,和昏君有何区别?别说朝中群臣反对,我也不能坐视不理……”

  “祖母!”阿萝忍无可忍地打断了梅太妃:“父皇只我一个女儿。几位堂兄皆能入朝听政,为何我就不行?”

  梅太妃怒目相视:“你是个姑娘家,就该有姑娘家的样子!”

  “姑娘家应该是什么样子?皇祖母自己亦是女子,为何对女子这般轻蔑鄙薄?”

  阿萝也被梅太妃理所当然的愤怒激怒了,词锋陡然锐利:“我是父皇母后唯一的骨血,被父皇母后精心教养长大。论聪慧,论才学,论勤奋,我样样都胜过堂兄们。在莲池书院读书五年,我每次月考岁考皆是第一。结业考试,我亦是最出众的。”

  “为何在皇祖母口中,我倒比堂兄们都低一等?”

  “堂兄们能做的事,我为什么就不行?”

  “今日,我便对皇祖母直抒心意。朝堂,我非进不可。听证议政,我也会潜心学习。我盛萝,不会令父皇母后失望,不会辜负自己这一生!”

  以盛鸿之城府,谢明曦之冷静,听到这一席铿锵有力的话,也觉心神激荡。

  而梅太妃,哆嗦了一回后,直接被气晕了。

  ……

  梅太妃常年养病,李太医常驻寒香宫。梅太妃一晕厥,李太医立刻前来为梅太妃看诊。

  梅太妃气急攻心,扎了金针后,很快悠然醒转。

  一睁眼,阿萝年轻美丽充满锐气自信的脸孔顿时映入眼帘。

  梅太妃心中一痛,泪水涌了出来:“阿萝,皇祖母知道你是聪慧出众,是个好孩子。可你……你做什么不好,为什么偏偏要进朝堂?”

  更多的话,梅太妃也说不出口了,只泪流不已。

  阿萝气晕了梅太妃,心里有些愧疚,语气缓和许多,却依然坚定:“皇祖母,你好生看着,阿萝不会让任何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