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定亲(三)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定亲(三)

  隔日,林微微进宫,果然又厚着脸皮提了一回亲事。

  谢明曦轻笑道:“林姐姐放心,不出三个月,定有赐婚的凤旨到陆家。”

  林微微心头一块石头落了地,低声笑道:“我早就和佑哥儿说过,不必着急。可亲事一日未定,他就一日不踏实,总来磨着我这个亲娘进宫求亲。现在有了准信,我的耳朵也能少遭些罪了。”

  这番话说得颇为风趣。

  谢明曦莞尔一笑,随口打趣道:“回去告诉佑哥儿,安心学习。日后考核,考不了第一,也不必进宫来见我了。”

  佑哥儿中了状元后,进了翰林院。新科进士们第一年都没什么差事,主要以学习为主。一年过后,还有考核。考核的优劣,直接关乎日后前程。

  林微微对自己的儿子颇具信心,笑着应道:“皇后娘娘相中的女婿,定是一等一的好。”

  老王卖瓜,这就自夸上了。

  谢明曦笑着应了回去:“说的没错。林姐姐相中的儿媳,更是万里无一举世无双。”

  两人对视一笑。

  当日晚上,谢明曦和盛鸿说起了阿萝定亲之事。

  盛鸿照例又想拿霖哥儿霆哥儿尚未定亲之事来推脱搪塞:“长幼有序,怎么也该等霖哥儿霆哥儿定了亲事,才能轮到阿萝吧!”

  谢明曦笑着白了他一眼:“你这个岳父拿捏得差不多就得了。只是先定亲,离成亲还早得很。你有什么不舍的?”

  “再者,一双小儿女情投意合,早日定下亲事,两人私下来往也便利些。写个信送个礼物,或是偶尔见个面都无妨。”

  盛鸿正想撇嘴,谢明曦轻飘飘地来了一句:“想想我们当年。”

  盛鸿:“……”

  盛鸿也找不到理由再拖延了,不怎么情愿地松了口:“也罢,过些日子,你下凤旨赐婚便是。”

  瞧瞧他那副宛如割了心头肉的神情。

  谢明曦既好气又觉好笑:“行了,又不是嫁女儿,是招个女婿登门。真正吃亏又不舍的,是陆迟和林姐姐才是。他们两个,膝下也只这一个儿子。”

  这倒也是。

  做人哪,也不能太过得了便宜还卖乖。

  盛鸿也笑了起来。想了想又低声道:“你等着看吧!凤旨赐婚过后,陆老狐狸很快就会调转车头支持阿萝为储君了。”

  盛鸿口中的陆老狐狸,不是别人,正是佑哥儿的曾祖父,大齐的首辅陆阁老。

  陆阁老是修炼多年的老狐狸,等闲不肯轻易表态。除非有足够的好处。

  阿萝和佑哥儿正式定下亲事,陆阁老定会有所“表示”。

  谢明曦眸光微闪,淡淡一笑:“于陆家是喜事,于阿萝而言,在朝堂中会添足够的助力。可谓是一举两得!”

  陆阁老身为首辅多年,门生遍布,姻亲故旧颇多。一旦陆阁老调转方向支持阿萝,朝堂的风向也会随之而变。

  ……

  佑哥儿眼巴巴地等了一个多月,就等来了宫中赐婚的凤旨。

  佑哥儿如何欣喜若狂,就不必细述了。

  陆府上下,也因这一道赐婚的凤旨沸腾起来。这门亲事早就十拿九稳了,可凤旨到了陆府,才算尘埃落定。陆家众人悬了数月的心也彻底放下了。

  端柔公主是帝后唯一的爱女,如今更是入朝听政,帝后想立端柔公主为储君的心意清晰可见。

  能为端柔公主的驸马,这是何等的荣光。

  前来道贺的宾客,川流不息,踏破了陆家的门槛。陆府连着热闹了数日。

  陆家所有女眷,都忙着招呼亲眷好友。林微微忙活数日,嗓子都哑了,喝了两日的汤药,才略略恢复。

  此时已至六月,正是盛夏炎日之时。

  林微微亲自领着佑哥儿进宫谢恩。

  赐婚的凤旨都下了,盛鸿这个岳父总算不端着架子了,特意来椒房殿见了未来女婿一回。

  佑哥儿对着天子兼岳父不敢有半分怠慢,毕恭毕敬地行了跪拜大礼。跪下磕了三个头,口中说道:“小婿见过岳父。”

  又给谢明曦磕了三个头:“小婿见过岳母。”

  众人:“……”

  还没成亲,就称呼岳父岳母。这分明只有厚颜的陈小宝儿才能做得出来!

  这还是那个内敛沉稳的佑哥儿吗?

  就连林微微,也被自家儿子的举动惊到了,迅速打量佑哥儿一眼。

  盛鸿和谢明曦也是惊讶又好笑,对视一眼,谢明曦才张口笑道:“不必行此大礼,快些起身吧!”

  盛鸿很快接了一句:“等你和阿萝成亲了,再改口也不迟。”

  生平第一遭被人叫岳父,真是怪别扭的。

  别扭的岳父不肯应承。

  好在岳母半点不别扭,笑得十分温和可亲:“这里没有外人,叫一声也无妨。”

  佑哥儿这才放了心,微微红着脸应了,然后起身。心里暗暗想着,怪不得陈小宝儿整日厚着脸皮叫岳父岳母哪!脸皮薄了,哪里能讨得岳父岳母欢心。

  起身之际,佑哥儿迅速看了亭亭玉立的未婚妻一眼。

  阿萝也悄然看了过来。

  四目在空中一触,便如蛛丝黏到了一起。再也分不开了。

  今日的佑哥儿,特意穿了玉青色锦袍,端的是玉树临风俊美不凡。阿萝也特意收拾装扮了一番。

  未婚小夫妻两人心头俱是甜丝丝美滋滋的。颇有种已将肉放到自己碗里的欣慰喜悦和踏实安稳。

  谢明曦目光一扫,随口笑道:“阿萝,你和佑哥儿已经定了亲,是未婚夫妻了,不必太拘谨。我们在这儿说话,你们两个自去园子里转转说话去。”

  阿萝和佑哥儿一起心花怒放,异口同声地应了是。

  盛鸿抽了抽嘴角,想说什么,总算忍住了。

  谢明曦见盛鸿那副嫌弃的岳父嘴脸,颇觉好笑。瞪了一眼过去。

  也不想想当年,他们两人定亲之后,他是怎么厚着脸皮去莲池书院见她的?现在只是让阿萝和佑哥儿去园子里说说话罢了。光天白日,又有女官宫女们随行,有什么可担心的。

  盛鸿只得收敛一些。

  阿萝无暇顾及帝后的眉眼官司,高高兴兴地和佑哥儿逛御花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