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六宫凤华 > 番外之重逢(三)

番外之重逢(三)

  是阳光太炽烈了吗?

  还是她出现了幻觉?

  眼前这个男子……为何给她如此惊人的熟悉的感觉?

  耳畔不停地回响着男子的轻声呼喊:潇潇,是我。

  你是谁?

  尹潇潇用力闭上眼睛,然后猛地睁开,直直地看了过去。阳光依旧炽烈明亮,男子依然好端端地站在门口,身后有影子。

  不是鬼,是活生生的人。

  可是,这怎么可能?

  十五年了,她的丈夫闽王盛泽已经死了整整十五年。怎么可能忽然活过来,站在她的面前喊她的名字?

  尹潇潇依旧直勾勾地盯着门口的男子,眼睛一阵阵刺痛,或许已经溢出了眼泪。不过,她一无所察,冷声厉问:“你到底是谁?为何在此装神弄鬼?”

  男子迈步进了小佛堂,在几步之外站定,声音晦涩至极:“潇潇,真的是我,是你的夫婿盛泽。”

  “十五年前,七弟给我和二哥端来的不是置人于死地的毒酒,而是掺了假死迷药的酒。喝了之后,我和二哥当时和死人无异。被运出宫时,七弟以死囚的尸首换下了我们兄弟两人。”

  “我们一路被灌了迷药,到了闽地,上了一艘海船。之后随海船出海,在海上飘荡了好多年……”

  所以,他一直都没死?

  一直藏在她不知道的地方苟且偷生?

  汹涌又激荡的情绪在胸膛里疯狂涌动,似有巨石堵住了尹潇潇的喉咙,重于千钧。

  尹潇潇嘴唇动了动,一个字都吐不出口,泪水在眼眶里汇聚,却迟迟未滴落。

  盛泽眼睛也红了,声音沙哑,又唤了一声:“潇潇,真的是我。我还好端端地活着。我们今日,终于又重逢相聚了……”

  话未说完,声音已经哽咽。

  尹潇潇眼中的泪水滚滚而落。

  盛泽又上前一步,伸手欲揽住尹潇潇。尹潇潇一边哭一边迅疾出腿,将盛泽踹得踉跄后退,摔倒在地。

  盛泽还没反应过来,尹潇潇又飞身过来,又打又踹又哭又骂:“你还回来做什么?怎么不干脆死在海上?你还有脸来见我!你怎么有脸来见我!你给我滚!滚的越远越好!”

  盛泽:“……”

  这么多年没见,媳妇的脾气还和往日一样啊!

  盛泽被揍也毫无怨言,站起身来说道:“潇潇,骗你这么多年,是我不对。你这些年,你一个人辛苦将霖哥儿养大,苦了你了。你想揍我出气,只管动手,我绝不还手!”

  尹潇潇继续哭着揍人:“你当我会心慈手软放了你不成!”

  盛泽:“……”

  ……

  小佛堂外,两个亲兵被劈晕了挪到了屋檐下。

  另有十数个身着灰色武服的男子警惕地守在门外。

  这些男子,一个个年龄都在四旬以上,目光锐利如刀,举手投足间散发出凌厉铁血的杀气。一看就知是身经百战的高手!

  这些人,皆是闽王当年的亲兵侍卫。闽王假死离京,身边总得有侍卫随行。这一批是精锐中的精锐,对闽王忠心耿耿。这十余年来,一直护着闽王的安危。

  有他们守着,连只苍蝇也休想飞进小佛堂。

  众人俱是耳目灵敏之辈,小佛堂里传出的拳脚嚯嚯闷响声,一点不漏地传入众人耳中。众侍卫各自默默抽了抽嘴角。

  多年不见,闽王妃的脾气半分没变啊!

  待尹潇潇激烈的情绪稍稍平静下来,已经是小半个时辰以后了。

  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盛泽,龇牙咧嘴地倒抽凉气,忍着疼痛坐到了柔软的蒲团上,一边殷勤道:“潇潇,你也来坐。”

  尹潇潇哼了一声,在盛泽身边坐了下来。

  分别了十余年的夫妻,终于平心静气默默打量彼此。

  盛泽的目光贪婪地落在尹潇潇的俏脸上,恨不得将逝去的离别岁月全都补齐:“潇潇,你半点都没老。”

  那张俏丽明媚的脸孔,只多了成熟的风韵。几乎看不出岁月的痕迹。

  尹潇潇瞪了满脸胡子的盛泽一眼,毫不客气地说道:“你怎么留了这么碍眼的大胡子?真是邋遢又难看。”

  原本的俊秀模样,被遮了一大半。一眼看去,一副潦倒的中年男子模样,看着怪碍眼的。

  盛泽无奈地耸肩苦笑:“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当年我和二哥一起上海船的时候,俱是面如冠玉英俊不凡,海上行船,颇有忌讳,女子不能登船。满满一船数百人,都是男人。时间一长,总有些心思下作的,生出歪心思……”

  尹潇潇听得瞪圆了眼睛。

  盛泽连连解释:“主要是二哥生得太俊,惹来了几个烂桃花。而且,其中有一个是大海商,资产颇丰,护卫众多。二哥不胜其扰,一怒之下,在自己脸上划了一道刀痕。我没二哥那股狠劲,索性蓄起了胡须。自那之后,果然清净了许多。”

  “胡须蓄惯了,我也懒得修整,这副模样在海船上,颇为合宜。”

  尹潇潇眼睛微眯,瞥了盛泽一眼,冷不丁地问道:“你在海上十几年,都做了什么?”

  盛泽面不改色……长了那么一大把胡须,就算是面色有变也看不出来就是了:“和其他普通的海商一样,倒腾些丝绸茶叶瓷器,卖到海外的岛上,再换些香料珠宝之类的回来发卖。”

  “在海上行船,颇有风险,且路途漫长。出一趟海,顺遂的一两年便能回转。若是遇到海匪或是海啸风浪,丢了性命货物的也不稀奇。”

  “我还算幸运,这些年有惊无险。”

  尹潇潇盯着满脸胡须的夫婿:“你只经商,没做别的吗?”

  盛泽矢口否认:“绝对没有。”

  呸!

  满嘴谎话!

  一个普通的海商,身上何来的凛冽杀气?一个长期活得潦倒的人,又何来的从容不迫久居上位才有的气度?

  尹潇潇又眯了眯眼眸,忽地冷笑一声:“罢了!我们分别十几年,早就形同陌生人。这些年你做过什么,你想说就说,不想说我也懒得听。”

  “你我已经见过面,知道你没死就行,以后你我也不必再相见了。你走吧!”

  盛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