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刀破魔天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节 绝不放手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节 绝不放手

  “炎魔!你个疯子!”

  四道黑光冲来,元魔大吼着出手了。天空中一道金光射向了五魔的头顶,随之一道法则的光芒如繁星般点亮了长空。

  天地间的味道变了,变得祥和而庄严,璀璨而华丽。明灭的法则符文笼罩着北海冰岛之上,一卷金色的卷轴缓缓的旋转着。

  天空太美了,美的让五魔惊悚,数万年前的那种杀机又出现了。

  四道魔光轰得天狼刀一阵颤抖,生生的停在了半空。

  “元魔!你要找死,没有祖体,你以为能逃得了吗!?”炎魔转头怒喝。

  “你要让我们四魔再次封印吗?!这一刀劈出我们才真是走不了!”四个魔主一停身围住了炎魔。

  这把天狼刀可不是他们的,现在只是勉强压制着,神兵封存的能量有限,若是一刀刀的斩下去,他们没有把握还有破天之力。而北海之下的魔体还有能量吗?能撕破结界封印吗?以五魔现在的力量对比,恐怕也只是成全了炎魔而已。

  元魔双眼中红光一闪,最后还是把怒火压下了。冷声道:“祖体之威,我等也绝不怀疑,然而,既然落在这个封印之地,那个狠人怎么会保留下祖体的能量。就是他能够吞噬一界的魔气,你以为在此图下你还有机会吗?!”

  到了决定生死的时刻,元魔也不敢激怒炎魔,魔刀破界,少了一人他们也出不去。

  “嗡——”

  天空中瞬间繁星如幕,仿佛一幅圆形的长卷展开,仿佛另一个世界从远古而来。星光一转,黑红分明,一股恐怖的吸力,随着猎猎的雷光从天而降。

  万年前的一幕就像梦幻般的又出现以了眼前。五魔闻息仰首,立刻满脸的惊恐。

  “什么?!……”

  封魔图就在数语之间已经封锁了北海,一片星光下,五个黑衣的魔主分外的显眼,一身的黑袍已经徐徐的燃烧。

  封魔图还是一如即往的释放了神威,而五魔如今却只是一道残魂。

  这怎么可能!?这又为什么不可能?!祖宝,正因为不会受到道辰界法则的限制,才能有封锁魔主之能。那个器灵的话可不是吹的。

  “炎魔!还不出手!”

  老魔的体内传来一阵“嘎吱吱”怪响,一抬手,转身刀指葬妖谷的方向:“魔焰焚天!”

  “轰!——呜!”

  一团黑光冲天而起,天狼刀无奈的一声哀泣。

  葬妖谷的方向,一只青金色的巨翅翱翔而是来,朗宇惊呼一声,终于找到了那个小人儿的感应。五魔同出,竟然夺了他的天狼刀!

  “给我收!”

  朗宇急喝一声,神识一凝联系那道模糊的血气,却被“吼!”的一声大吼,震得满脑子的黑线。如喝醉酒一般在虚空中踉跄着退后了数十丈,一条恐怖的煞气和漆黑的杀机迎面而来。

  “呼——唰!”

  如火如刀,分开了虚空。

  朗宇“噗”的喷出了一口鲜血,再次倒飞。狗急跳墙、死里夺生的五魔终于合力出手了,天狼刀在呜咽声中破开了封魔图的星空。

  一条黑光冲出,五魔先后逃脱。

  “嗡——咦?呵呵,有点儿意思。”封魔图也被震起了数丈,金光中传来一声意外的惊咦。

  “轰隆,轰隆隆……咔咔!”

  这一刀绝对远超了凡界的限制,既然挑战了法则,杀劫立刻汹涌而来,满天的血色一翻,数道人形的闪电,立刻锁定了五魔劈了下来。

  黑光一分,现出五魔的身影,同时扭头看了一眼正在迅速缩小的朗宇,两道红光击了过去。

  这个帝族的妖孽,坏了夺取祖体的大事,炎魔自然怒不可遏,然而却没有时间出刀了。

  天狼刀上黑风又起,同样的一刀仰天劈出,一条长长的裂缝通天而去。

  恐怖的电光消逝在裂缝中,同时五个魔主也钻了进去。

  “咦?——嗯?”古卷轴中的器灵似乎又是一阵意外。天空中那个被天宫穿透的巨大黑洞中,一道黑光冲了进去,“嗖”的一下,另一道金光也破界而入真仙界。

  “轰!——嗡!”霎那间就在那条快如闪电的黑光前再次出现了一片星光。

  星光中古宝在旋转,正正的压在了五魔的头顶,那道魔光直冲向了渐渐显化的阴阳双鱼中。

  “嘿嘿嘿嘿……数万年前你们都逃不掉,今天就能走得了吗?”祖宝器灵很是不屑的腔调。

  就在器灵得意之间,突然“嘭”的一声,五道黑光四散崩开,以追着闪电的速度向下飞来。

  五彩的星空如一只巨大的碗形扣了下来,五道黑光就在巨碗的边缘上夺命。

  巨碗越来越大,黑红双鱼随着古卷轴一起转动,呼的压了下来。“轰”的一声巨响封住了黑洞上空万余里的空间。

  这一封,貌似是要把五魔赶回下界,却震得结界粉碎,下界的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暗紫色风圈,迅速的扩展开来,电光如火仿佛烧尽了长天。

  真仙界的结界——破了。

  下面一只硕大的青翅金鹏一冲而上,仿佛流星追月一般飞击上天幕。朗宇带着一身的火光,一把抓向了虚空。

  瞬息之间,发生的事情大多了,那祖宝的双鱼“噗”的一声压在了黑洞上,上方的古卷轴却嗡的一声弹了起来。西南方向的那道魔光破出了封印。

  “哼哼!还要垂死挣扎。小小的伎俩在本灵的面前岂不是徒劳?”古卷轴中风轻云淡的一笑,金光再次升起,又一片星空拦在了头顶。

  “啊!抓住他!”

  突然,天空中一声惊叫,满天的星光刚刚转动了一下,便凝固了。

  整整一个雷海的能量,也只是两次封印就耗尽了。古宝的器灵应该的傻眼了,大叫着提醒朗宇抓住魔刀。

  这把刀终于还是有那个血色小人的感应存在,五魔以金蝉脱壳之计骗过了器灵,却被朗宇抓了个正着。

  他们也不敢再消耗魔刀的能量了,不得已各自舍弃了一道魂念化身,五魔躲在了魔刀内,逃出了一劫。

  这自然就是一招险棋,以身入刀,相当于自封于刀中了,如果出不去便省得祖宝麻烦了,即使

  冲出了封印,五魔能不能从魔刀内脱身而出也是个未知数。那么现在就悲剧了。

  一道黑光抓在了朗宇之手,霎那现出了古刀之形,只是朗宇也不好受,以一人之力抵抗五魔的魂念攻击,那可是魔主哇。

  识海里一团团的黑影进进出出,一声声的嘶吼和咒骂震耳欲聋。朗宇的脸色青蓝变幻,双眼中红光乱射。在清醒与昏迷中千百次的转换后,人也已经懵了。只有一丝执念在反复的提醒着自己:不能放手!不能放手!绝不能放手!

  他不敢放手,不是要封魔守住此界,也不是舍不得这把魔刀。如果放任五魔破界而去,也未尝不是保住了道辰界,可是那个刀中小心绝不能被他们带走。

  在这道辰界中,什么是最重要的,恐怕连前世的师傅杨逍都无法与那个小人想比,因为那个灵魂才是朗宇的真正相貌,虽然他还无法解释身世之迷,但是这个东西必然与自已的真身有着莫大的联系,若被五魔吞噬或炼化,朗宇恐怕连哭都不知道去找谁了。

  不能放手,却又没有绝对的实力,只能凭着祖血和五行元光抵御着,甚至要靠着五魔的轰击保持清醒。朗宇此时的状态,就如在天狼刀的后面拴了一块人形的死肉也没什么区别。

  魔刀在五个魔主的驱动下冲向天空,“啵”的一声轰开了古卷轴的封锁,直逼道辰界的边缘。

  “嗤!”

  一道黑光冲天而去,另一道金光在前面左摇右摆,可惜古卷轴只能追却对天狼刀无能为力了。

  “该死的小子,竟然放出了魔主!”

  “自作孽不可活!这把刀是你能动的吗!”

  “废物!死去吧!”

  古卷轴中传出一声声怒吼!如果朗宇能听到,不知会不会一气放手。

  似乎那个器灵赌定了朗宇不敢放手,又好像不怕朗宇撒手。只是愤怒。然而朗宇真的不会松手,一把魔刀,一个水梦瑶,一左一右,一前一后,被朗宇紧紧的抓在手中,一任五魔咆哮,七窍血流。

  一条长长的身影在天宫上众妖的愕然中,消失在高天的尽头。变化太快了、太突然了,天空中两次闪亮之后,圣主就冲向了天际,那姿势似乎要引刀破天。

  为什么?他要干什么?!

  这个疑惑还在陆子云两人的眼里交流着,朗宇已经不见了踪影。

  十万里长天,高处不胜寒。道辰界的尽头并不是一堵墙,而一层五色的罡风,隔断的神识,隔绝一去路。这里是真仙常来参悟的地方。只是万年来,没有人敢越雷池半步。

  对面就是回家的路,中间却隔着一道死神的铡刀,他们是被众多的大修送入了其中,似乎没有人再接他们出去,因为使命没有完成。

  绚丽的罡风之下,朗宇来了,带着五个魔主来了。实际上是五个魔主来了,带着一个他们甩不掉的拖油瓶。

  真的没办法呀。以五魔现在的魂力,吞噬不了祖血,那么他们就不敢出来。朗宇若不放手,只要他们一动,这把天狼刀就易主了。破不出道辰界,五魔早晚要被封印在祖宝之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