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大相师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居然是百合?(二合一)

第二百五十九章 居然是百合?(二合一)

  “你为什么要骗我?”

  在这种事上作为一名女子,君笑笑和大部分姑娘一样不依不饶的再次问道,仿佛当下发生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左旸死不死不重要!活阎王的责罚不重要!自己的安危不重要!一切的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一心一意将身心全部托付的男人,你为什么要骗我?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

  “……”

  甚至左旸都已经从君笑笑的声音中听出了心碎的声音。

  但此刻眼见青年男子袭来,他自然管不了那么许多,连忙向后退了一步,一抬手便将君笑笑握着匕首横在他脖子上的胳膊推到了一边,当下兰花指一翘使出一招【花飞蝶舞(无缺)】进行应对。

  “砰!”

  肉掌对上手臂。

  实招对上架招。

  “唔!”

  青年男子闷哼一声,身形不稳一连向后退了好几步。

  【花飞蝶舞(无缺)】招架成功之后的震退效果和附加的能够忽视内外功防御的“蝶舞”效果起到了该起的作用。

  “好机会!”

  左旸从来不会放过任何机会,见状立刻又是一枚蕴含着【流星珠】手法的【飞蝗石】出手,想要先将这个家伙控制住。

  “刘公子,小心!”

  君笑笑虽然感觉被伤了心,但此刻却依然舍不下自己的情郎。

  连忙失声提醒的同时,居然伸出手来试图阻止左旸。

  只可惜。

  作为一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她的动作仍然晚了一步,虽然勉强拉住了左旸的胳膊,但是又如何能够阻止的了他。

  “嗖!”

  【飞蝗石】便随着一声尖啸,径直砸向青年男子胸口。

  若是中了此招,青年男子必将进入短暂的“封穴”状态,届时左旸便能够轻松使出一整套暴力连招接上,虽然直到此时左旸仍然不知道青年男子的实力,更不知道这一套连招是否能够要他性命,但只要有便宜能赚便得先赚下……

  再说句一点都不夸张的话,如若不是距离上一次使用【钟灵貂毒】还不够一周的时间,左旸手中又没有存货,他一点都不介意直接就要了这个青年男子的性命……不论君笑笑与青年男子到底是什么关系。

  左旸只知道,这个家伙想要他的命,这就足够让他下黑手了。

  只可惜。

  “梆!”

  【飞蝗石】最终命中了来不及躲闪的青年男子,只是发出的声音却非常奇怪。

  这绝对不是命中人体的声音,反而像是砸在了一块硬邦邦的木头上面,声音清脆而沉闷,给人一种古怪的感觉。

  “难道穿了什么古怪的护甲?”

  左旸心中虽然奇怪,但也深知机不可失的道理,来不及多想连忙接上一招【花须蝶芒(无缺)】,不管什么情况,先打完了再说。

  “咻梆!”

  又是这么一个冷冰冰的声音,指劲非但没有爆开,甚至青年男子的头上都没有出现任何伤害数值。

  “什么情况!?”

  左旸一惊。

  玩了这么久游戏,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如果说之前的【飞蝗石】算是实招,被什么特殊的护甲抵挡了的话,这次可是气招,为何依然是这样的声音?

  这一点都不科学!

  下一秒。

  “咣当!”

  地板上传来一声闷响。

  只见之前的青年男子不知何时,居然变成了一截半米来长的圆木,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在这块圆木上面,正镶嵌着他之前抛出的那枚【飞蝗石】,同时还有一个指劲留下的小圆洞,而青年男子这么一个大活人,却早已不知去向!

  “这是……!?”

  左旸心中更惊。

  虽然不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操作,但是他也是看过一些霓虹国动漫和影视作品的人,一个受到攻击的人忽然变成一截圆木,这可是那些动漫和影视作品当中最为经典的一种忍术,好像是叫做什么“替身术”之类的名字。

  因此也是这一瞬间,左旸一下子便将这个所谓“刘公子”的身份与那些东瀛倭寇联系到了一起,毕竟霓虹国在古代就叫东瀛。

  “刘公子!?”

  君笑笑也是一脸的诧异,痴愣愣的望着地上那截原木,这姑娘可从来没见识过这种情况,显然已经傻掉了。

  与此同时。

  “唰!唰!唰!”

  一道帘子后面的阴影处忽然窜出三点寒芒,直朝左旸飞射而来。

  “暗器!?”

  左旸来不及多想,又是连忙使出一招【跛登龙门(架招)】进行抵挡。

  “锵!锵!锵!”

  非常及时,三枚暗器全都被左旸腿上的绑腿震落在地,散落在了地上。

  再仔细看去,这三枚暗器并不是中原武林惯用的暗器类型,而是一种同样在霓虹国动漫或影视作品中非常常见,而且非常有霓虹国特色的“手里剑”,或者用霓虹国的说法,也可以叫做“苦无”!

  “你居然是东瀛倭寇!”

  左旸心中已经彻底确定了这个“刘公子”的身份,冲着之前射出暗器的阴影,朗声说道。

  他知道,这个家伙现在一定是使用了某种忍术隐藏在周围的阴影之中,但是他却无法判定他的位置,因此便也没有贸然出手。

  因为任何一次出手,都一定会露出破绽,反倒不如引诱他发出声音再做反应……

  “东瀛倭寇?刘公子,他说的是真的么?”

  君笑笑继续一脸诧异的问道,她已经有点乱了。

  自左旸出现到现在,就那么一小会的时间,但就是这么一小会的时间,便给她带来了大量难以接受的信息:

  她所深爱的刘公子居然会武功?

  刘公子竟然是整个快活岛的敌人东瀛倭寇?

  一切都是这么的突然,这么的无法想象,难道她真的是瞎了眼,看错了人?

  “哦……呵呵呵……很有意思……难道你去过东瀛……见识过东瀛的忍术?”

  房间里响起了青年男子的声音,笑声有些阴冷,也并没有回答君笑笑的问题,只是在与左旸说话。

  左旸竖起耳朵倾听试图判断他所在位置。

  可是这声音每停顿一次,便立刻变化了位置,一会来自前方,一回来自后方,一会来自左方,一会来自右方,甚至还会从头顶的房梁上传来……

  左旸循着声音不断的转头寻找,但是却什么都无法看到。

  这个房间之内除了君笑笑手中的夜光珠,便再没有任何的光源,大部分地方都是黑漆漆的一片,若青年男子能够像霓虹国动漫中的忍术那样藏身于阴影之中,简直就是如鱼得水,无处不在!

  “是男人出来正面一战!”

  左旸没有别的办法,只得使用在他看来最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激将法。

  “呵呵呵呵……激将法对我没用……不过你确实有些本事……所以我决定……接下来我将拿出我三成的功力来对付你!”

  青年男子的声音再一次从四面八方响起。

  “这不是真的,刘公子,求求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你不是东瀛倭寇,你没有骗我,你说过会永远陪着我爱护我……”

  君笑笑却是已经跪坐在了地上,不断的摇着头,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哀求道。

  看样子这姑娘是动了真情。

  就连左旸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君笑笑虽然没有移花宫宫主曦池的气质与美貌,但是要与隔壁的苏妃姑娘相比,确实还是要略胜一筹,当得起这个“花魁”的称呼,此时梨花带雨的心碎模样更是我见犹怜。

  只可惜。

  “真是个没用的蠢女人呢……实话告诉你吧……我靠近你其实只是为了获得快活岛神秘地宫的武学精要……没想到你居然什么都不知道……真是浪费感情呢!”

  青年男子非常直白的嘲笑着她,就像正在丢弃一条用过的手纸,“你想知道刚才他带来的那封信上写着什么么……我的父亲大人打算在明天的游行中将你掳走……以此来要挟活阎王说出神秘地宫的位置……不过这个多管闲事的家伙已经带来了消息……看样子明天父亲的计划已经无法实施了……而我又无法将你带出温柔乡……所以……你只好和这个多管闲事的家伙一起去死了……”

  我的父亲大人?

  左旸听到青年男子的这个称呼之后,瞬间又得到了一条有用的消息这个家伙是“佐藤谦信”的儿子?

  在这之前,他差点以为他就是佐藤谦信呢!

  “不!不!不!这不是真的,刘公子……”

  君笑笑剧烈的摇着头,这姑娘心态已经完全崩了。

  但那青年男子随即说出来的话,却是差点让左旸的心态都跟着一起崩喽,只听他在阴影中用充满怨念的声音道:“蠢女人你够了……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好么……你我都是女人你却偏偏要称呼我为公子……每晚还要与我互相舔舐磨蹭……你知道我有多恶心么……若不是为了神秘地宫中的武学精要我又怎会强行忍耐……又怎何会留你到今日……现在请你记住我的真名……我叫做佐藤和子……我先杀了这个多管闲事的家伙……再立刻杀了你……永远忘记这场不堪回首的噩梦!”

  听到这里。

  “卧槽,居然是的办!”

  左旸不由分说的道。

  结果令他没想到的是。

  “我不去!”

  君笑笑居然摇起了头,一脸坚定而又深情的对着四周的阴影道,“你听着,不论你是刘公子也好,还是佐藤和子也好,你是这世上唯一能给过我快乐的人,如果你一定要杀我,我无怨无……”

  “蛇精病啊你,要死死一边去!”

  不待她把话说完,左旸一个没把持住,一脚就踹在了她那张美艳动人的熊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