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大相师 > 第二百九十七章 移花宫的世仇(二合一)

第二百九十七章 移花宫的世仇(二合一)

  听罢灭霸大人有关当时情况的详细描述之后,【天下第二】的会长花满楼脸上的表情已经从飞快的从惊愕变成了震撼。

  “你确定……你刚才说的话句句属实!?”

  就算是这种在游戏里完全可以做到呼风唤雨的大人物,在面对左旸这样的对手时,也难免会有些心慌。

  毕竟,派出这么多顶尖高手去围剿一个散人玩家,就算是大名鼎鼎的无缺公子,结果也不应该是对方毫发无损,己方死伤殆尽吧?这根本就是花满楼想都没有想过的情况,难道这个家伙是无敌的?

  “会长,我哪敢跟你打马虎眼儿啊。”

  灭霸大人连忙苦着一张脸回道,这个家伙只怕花满楼不相信他说的话。

  甚至说句实话,在被左旸弄死之前,他自己都不会相信自己刚刚说的这番话,可是这就是不容反驳的事实,他们这伙人现在还在义庄里面大眼瞪小眼呢。

  “既然如此……”

  花满楼蹙眉思索了片刻,才终于又道,“我让你们戴上【蒙面巾】,你们都戴了吧?”

  “当然戴了,可是会长,我一直想不通你让我们戴这玩意儿有什么用?不管是我们杀了他,还是他杀了我们,我们的身份只怕都瞒不住他。”

  灭霸大人不解的问道。

  “戴【蒙面巾】防的不是他,而是那些喜欢在论坛上带节奏生事的目击者。”

  花满楼耐着性子说道。

  原本他的计划是戴上【蒙面巾】杀了左旸,就算被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看到,也不必担心自己的人被认出来……人嘴两张皮,一旦被认出来,说不定就有人会说【天下第二】人多欺负人少,或者大肆渲染【天下第二】与无缺公子之间不和的消息。

  若是不小心被左旸反杀了一两个人,再被那些多嘴的人看到了,还有可能出现许多人疯狂粉左旸的同时,贬低【天下第二】的情况。

  这些情况,都不是花满楼愿意看到的,【天下第二】虽是《大江湖》中的最强公会,但同时也面临着树大招风的问题,下面那几个实力不弱的公会巴不得找到一丁点机会就大力抹黑他们,从而想办法赶超上来。

  至于左旸是否能够认出他们来,这在花满楼之前的计划中,根本就没有占据任何的分量。

  无缺公子又怎样?

  再厉害,他也始终只是一个人,而并非一个强力的团体。

  就算被他的人杀了,知道了是【天下第二】所为,想要报仇基本上也是痴人说梦,因此最终的结果也只能忍气吞声,不了了之……

  结果。

  任他之前计划的再周全,也还是被左旸用实力碾压了个粉碎,猝不及防啊……

  “哦——我明白了!这次幸亏我们听会长的命令戴了【蒙面巾】,不然要是被人看到我们被无缺公子这么轻而易举的就给灭了,我们几个丢脸还是小事,那些喜欢带节奏的键盘侠知道了只怕立刻就要高潮了,咱们【天下第二】声誉肯定要遭受巨大打击。”

  灭霸大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顺势送上一个拍在马脚上的马屁,“不过会长,你是怎么知道我们会被无缺公子团灭的?简直料事如神啊!”

  “料事如神……我神你大爷!”

  花满楼本来还能勉强绷得住,结果一听这怎么听起来都像是在反讽的话,当即气得差点手一抖直接把这个灭霸大人踢出公会。

  不过,作为跟了自己许多时日的老部下,灭霸大人一撅屁股,花满楼基本上就知道这货打算拉什么屎,这才勉强忍了下来,沉声说道:“这次你们的损失回头由我个人给你们补上,这件事暂时到此为止,你让这次和你一起去的人都管好自己的嘴巴,谁也不许再提!更不允许再去找无缺公子的麻烦,就算面对面见着了,也给我绕道走开,绝对不要再与他发生任何冲突,我要先看看他的反应再做下一步的决定。”

  “我知道了,会长。”

  灭霸大人连忙答应道。

  “好了,你去忙吧,记住,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

  花满楼又嘱咐了一句,随后关闭了与灭霸大人的聊天窗口,回头却从好友栏中打开了另外一个人的聊天窗口,开口就问:“你也是移花宫的人,能不能把你们移花宫的专属武学发给我看一下,我想做到知己知彼万无一失。”

  “我让你做的事,你已经做了?”

  那人反问道。

  “还没有,暂时没找到机会。”

  花满楼矢口否认。

  “哦——”

  那人应了一声,转而继续说道,“铁口直断是移花宫唯一的无缺公子,他掌握的武学和我们这些普通的移花宫弟子是不一样的,不过我可以把【花神七式】和移花宫最近刚刚开放的【琉璃仙舞】的招式介绍发给你做个参考。”

  “这样最好,先发过来吧。”

  花满楼点了点头,话锋一转,语气立刻又变得温柔起来,问道,“你应该知道我做这些是为了什么吧?”

  “这次算我欠你的,以后我会想办法还给你的。”

  那人说道。

  “你知道我不需要你还。”

  花满楼若有所指的道。

  “需不需要是你的事,还不还是我的事,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帮我,这是你的权力,像你这样的大会长,我可没有左右你想法的资格。”

  那人语气冰冷的道,“你要的资料我已经发给过去了,如果你不愿意帮我,也请提前告诉我,我再去想别的办法。”

  “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到现在,算起来已经好几年了,我对你的心意你不会不明白,为什么直到现在你还是一点机会都不肯给我?”

  花满楼皱眉有些伤神的问道。

  “因为我想要的感觉,在你身上找不到。好了,时候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那人回复完了这条消息之后,名字立刻就变成了灰色。

  “……”

  花满楼望着这个已经下线的名字,失神了一阵以后,才开始慢慢的翻看那人发过来的有关【花神七式】和【琉璃仙舞】的资料。

  片刻之后。

  “【移花接玉】?”

  花满楼似乎发现了什么,自言自语道,“这个招式的描述与灭霸他们剿杀铁口直断时的情况有些类似,不过铁口直断施展起来的威力明显要强出不少!”

  “不过,这招式只是一个持续5秒钟的状态型被动招式,效果类似于某部武侠中的‘斗转星移’,虽然无懈可击的强,但是若他施展起来的时候,不去强行攻击他就不会承受反弹过来的伤害。”

  “只要能够捱到这个招式结束,铁口直断的实力必然下降不少,那时候就容易对付多了,只不过……”

  花满楼抬起头来遥望着远方,眼中划过一抹不屑与怨念,“……这个臭女人,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在我面前装什么清高!”

  “你给我等着,这一次这个铁口直断虽然比一般人难对付一些,但对于【天下第二】依然只是举手之劳的事,我就先遂了你的愿,不过,我的人情可不是那么好还的,你最好提前有这个觉悟!”

  ……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起来,左旸虽然依然想不明白【天下第二】的人为什么找自己麻烦,但转念一想,自己也没吃什么亏,就没有去太过计较,还想着若是他们能够就此知难而退那就最好了,自己还省却了不少麻烦。

  上线之后,他先回了趟移花宫。

  现在有两件事是非要回移花宫去办的,而且对于他来说,都算是挺重要的事。

  第一件,自然是在“斗场夺宝”活动中得到的【钢母】,如果仇玉能够帮忙将其锻造成神兵利器,那自然是极好的。

  第二件,则是活阎王拜托的事情——寻找“生死殿”,历来掌管移花宫机要的都是二宫主夙絮,若是移花宫内藏有“生死殿”的线索,最清楚的人肯定是夙絮。

  除此之外。

  如果在快活岛上寻找【魅影剑法残卷】的事情不是太顺利的话,他还要打算暂时放一放,去一趟苏州城郊的“慕容世家”,顺便看看能不能在慕容世家找到有关佐藤谦信的线索,顺便利用那封从佐藤和子身上缴获来的情书敲一下慕容世家的竹杠。

  ……

  “生死殿?”

  听完了左旸的问题,二宫主夙絮抬起头来,颇为诧异的望向了他。

  “二宫主,这生死殿有什么问题么?”

  左旸奇怪的问道。

  “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个名字?”

  二宫主紧接着又问。

  “如此这般……”

  左旸将之前在快活岛上与活阎王交谈的那些内容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别人不能随便说,但二宫主是绝对值得信任的。

  “原来如此。”

  二宫主点了点头,思索片刻才终于说道,“公子初入江湖自然不知,但三十年前,这生死殿却给宫主与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三十年前……”

  每次听到这样的时间单位,左旸看向宫主曦池和二宫主夙絮的感觉就怪怪的。

  因为【明玉神功】的特殊功效,她们两个人现在看起来还是只有二十来岁的靓丽形象,但张口闭口几十年前,便让人不自觉的联想到了那种返老还童的老妖婆。

  当然,这种想法不能说出来,二宫主还好,要是让宫主曦池知道了,他八成得被凌迟。

  二宫主夙絮自然不知道左旸在想什么,只是自顾自的娓娓道来:“非但如此,整个中原武林也曾为之震动,生死殿的人善用一种叫做‘生死符’的暗器,此般暗器并非金石所造,而是利用酒、水等液体,逆运真气,将刚阳之气转为阴柔,使掌心中发出来的真气冷于寒冰数倍,手中液体自然凝结成冰作为暗器。”

  “中了这生死符,并非瞬息之间便会要人性命,但却能教人生不如死,一旦发作起来,便一日厉害一日,奇痒剧痛递加九九八十一日,然后逐步减退,八十一日之后,又再递增,如此周而复始,永无休止,只有从生死殿的人手中拿到解药,才能保证一年之内不再发作。”

  “正是因为这‘生死符’,生死殿的人在江湖中行走不到三个月,便已经控制到了中原武林除了九大宗派之蛙接近五成的大小门派,几乎快要将整个中原武林颠覆!”

  “后来,九大宗派和东方、南宫、慕容、燕门四大世家见大势已去,不得不联合起来与生死殿决一雌雄,最终生死殿仍是根基不稳略逊一筹,终究没能顶住九大宗派和四大世家的联合剿杀,诸多高手大多殒命,只有少数侥幸逃脱,自此隐姓埋名再不出世。”

  “但九大宗派与四大世家也是损失惨重,更有许多中了生死符的人因为再也无法得到解药,最终无法忍受生死符的折磨,挥剑自戮……整个中原武林元气大伤,最近这三十年来,各门各派都忙于休养生息,因此才能相安无事。”

  说到这里,二宫主夙絮停顿了一下,才极为认真的道,“公子,这生死殿诡异的很,因此我的建议是不如不寻,若你非要寻它,也需要极其谨慎,万不可贸然行事,否则很可能将自己给折进去,得不偿失呐。”

  “多谢二宫主关心,想不到这生死殿还有这么辉煌的历史,那么二宫主,若我果真非要寻它,你能不能给我找到一些线索?”

  左旸颔首一笑,问道。

  “一时半会只怕是不行的,公子若是不急,可以给我几天时间,我来试试。”

  二宫主夙絮想了想,说道。

  “好,那就有劳二宫主了。”

  左旸拱手道,紧接着却又提起了另外一茬,“二宫主,我刚才听你说起四大世家,这个慕容世家是个什么来头?”

  “公子为何又问起慕容世家?”

  二宫主的眉头却立刻又皱了起来,颇为不解却又严肃的告诫道,“这慕容世家与我移花宫乃是世仇,公子若是遇到慕容世家的人,最好多留个心思,因为……”

  “慕容世家的前任家主‘慕容百世’,便是死在宫主手中,一击毙命!”

  最快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