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大相师 > 第六百七十六章 王庭

第六百七十六章 王庭

  “这玩意应该是一部武功秘籍,不过暂时还没有找到懂梵文的人,所以我也不确定到底是什么武功,换不换?”

  不待左旸回答,独步杀戮便又发过来一条信息,补充说道。

  “换!”

  左旸果断应了下来。

  之前他在快活岛神秘洞穴中得到的神秘秘籍的名字是四个字,只不过是“上卷”,而后来在活死人墓的室顶上看到的一小部分秘籍也是四个字,这次同样是四个字,并且被标注为了“中卷”,这很自然的就会让他将两者当做同一种东西……尽管与之前得到的秘籍不同,这个“中间”通篇都是寻常人根本无法看懂的梵文。

  不过这难不倒左旸,懂得梵文的人他就认识一个——乔北溟,之前这个家伙在崂山密道中发现的修罗阴煞功就是梵文,还不是被这个家伙完全翻译了过来,并且练到了大圆满境界?

  况且退一万步来说,这葵花宝典残卷三)对于他来说本来也没什么用,不管换一个什么秘籍回来,哪怕不是他正在找的????,其实也并不算什么损失,更何况在这个游戏里能够被故意隐去名字的秘籍,本身就不可能是俗物。

  “好,你在哪?”

  独步杀戮当即问道。

  “西域。”

  左旸答道。

  “这……西域那么大,又没有地图,我上哪去找你?”

  独步杀戮郁闷的道。

  “要不我先给你留着,等我回去再说。”

  左旸笑道。

  “也只能这样了,回头见。”

  独步杀戮回道,不过紧接着,又一条信息传来,“西域是不是好东西特别多,要不我也去试试水?”

  “随便你,死了别找我就行。”

  左旸无所谓的道。

  两人的对话就这么结束了,这部残卷也算是已经找到了下家,左旸也就不再将此事放在心上,安心跟着乌日娜等人赶路。

  ……

  乌日娜等人到底是左旸与海螺姑爷的任务npc,表现的那叫一个人性化。

  左旸与海螺姑爷下线吃饭,他们就原地补给自由活动,左旸与海螺姑爷下线睡觉,他们就原地扎营休整待命。

  如此之下,加上众人还都有快马赶路,第二天他们就走出了沙漠,进入了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而等到傍晚的时候,一座建于雪山之下的雄伟城池已经出现在了面前。

  站在千米之外,便可以清晰的看到城池当中的一个巨大的圆顶建筑,这个圆顶之上不只是使用了金色的漆料,还是贴上了一层金箔,在昏黄的阳光之下依然映射出金碧辉煌的视觉效果,简直不要太奢华。

  “那是我们鞑靼人的王庭,怎么样?”

  乌日娜用马鞭指向了城池,颇为骄傲的给左旸介绍道。

  “很厉害。”

  左旸由衷赞道。

  “你要是成了我们的国师,再立下几个战功,父王高兴了也会赏你一片土地,在那片土地上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建立这样一座王庭都没问题。”

  乌日娜又开始了自己的游说,可见她是真的看好左旸。

  “承蒙乌首领看得起,此事以后再说如何?”

  左旸模棱两可的说道。

  他才不想去做什么劳什子国师,抛开个人与民族感情不提,之前他只是做了一阵子“代理宫主”就已经觉得麻烦的要死,早就想撂挑子不干了,就更别说什么国师了。

  不过眼下他有求于乌日娜,希望从她这里白嫖到提升修罗阴煞功境界的珍贵药材,自然不能将话说得太死。

  “好,我们先进城。”

  乌日娜倒也没有再说下去,只是笑了笑策马奔在了前面,离家多日,她大概也有些想家了。

  剩下的鞑靼人也是激动了起来,一个个大声吆喝着鞑靼人特有的号子跟了上去,这一刻他们是自由的,也是欢乐的。

  “大哥,我看这个姑娘八成是看上你了,极力想让你成为他们的国师,带他们飞带他们浪呢。”

  望着鞑靼人策马狂奔的背影,海螺姑爷凑了上来,笑呵呵的对左旸说道。

  “带不动。”

  左旸咧嘴笑道。

  “我看出来了,你一心只想从他们这拿药材,就连那个边关将军杨骏也是可救可不救的意思,不过你要是不答应他们的要求,这个姑娘或许还好说话一些,就怕他那个可汗老爹不答应,那咱们就白跑一趟了……说不定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了,毕竟咱们是汉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算是他们的敌人。”

  海螺姑爷又有些担心的说道。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以这游戏的尿性,乌日娜既然把我们带到了这里,这应该就是个奇遇任务,既然是奇遇任务,进城之后就有很大概率可能遭遇一些特殊事件,而在这些事件中的选择,才是决定我们最终收获的决定性因素。”

  左旸笑道,“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静观其变,尽量让事件朝对我们有利的方向发展,其他的都是虚的。”

  “还是大哥看得通透,来都来了,还能现在调头走么?”

  海螺姑爷也是点了点头,说完就摆起了pose,“大哥你稍等一下,我截个图,这鞑靼王都真挺漂亮,发到论坛上肯定能引起水友们讨论,极恶男子那家伙得羡慕死我。”

  ……

  有乌日娜带着,进城自然十分顺利。

  不过城门守卫依旧还是投来了带有敌意的目光,只因左旸与海螺姑爷的外貌与穿着,一眼就看得出来并非他们的鞑靼人同胞,而是汉人。

  也是进城之后,左旸与海螺姑爷终于看到了不同的景象。

  路的右侧有很大一块地方依旧留着焦黑的火烧痕迹,甚至有很多烧毁的废墟也没有处理,就那么千疮百孔的摆在那里,与那座王庭的金碧辉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据左旸所知,杨骏烧了鞑靼王都已经是半年前的事了,半年的时间,应该足够鞑靼人处理这些痕迹了才对。

  “我父王说,这些废墟留在这里,是为了提醒鞑靼人不要忘记那天所受的耻辱与伤害。”

  大概是看出了左旸的疑惑,乌日娜特意介绍了一句。

  “……”

  左旸没有接话,只是微微颔首。

  看样子这个可汗也是个狠人,好在乌日娜已经欠了自己人情,关键时刻应该会站在自己这一边,只要自己不是太浪,性命应该还是有些保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