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大相师 > 第六百七十九章 你知道这是什么武功?

第六百七十九章 你知道这是什么武功?

  “不知稍后要如何比试,若要比试武功,我恐怕讨不到什么便宜呐……”

  左旸心中暗忖。

  这倒不是他妄自菲薄,实在是双方的实力差的太多了,可以说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而且只是比试的话,双方此前无冤无仇的,他又不想用上【钟灵貂毒】这样的阴招痛下杀手,总不能因为这么点事就把人给杀了吧,那这姑娘死的也太冤了点。

  见左旸等人进来,巴特尔可汗颇为热情的站了起来,笑着说道:“想来这两位便是乌日娜今日下午与本王提到过的朋友吧,果然一表人才,后生可畏呐。”

  “拜见可汗。”

  左旸拱手拜了一拜,主动说道,“小可唤作铁口直断,承蒙乌日娜公主看得起,又受可汗抬爱接见,实在受宠若惊。”

  至于自己那移花宫无缺公子的身份,他倒是刻意没有提起,免得在这里惹出什么乱子,到时候给移花宫惹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拜见可汗……”

  海螺姑爷也是连忙学着左旸的样子自我介绍了一番。

  而在自我介绍的过程中,左旸便顺便留意了一下其他那些鞑靼人的表现,他们的脸上大多挂着不屑的表情,甚至有人还颇为厌恶的冷哼了一声,就像此前才王庭之外见到的那些鞑靼人一样,并不欢迎像他这样的汉人。

  只有巴特尔可汗依旧还是一副热情的模样,哈哈大笑道,“两位不必如此客气,来人呐,还不请二位贵客入座?”

  “是。”

  立刻便有人应了一声,将左旸与海螺姑爷引到了李涵秋对面的座位上,请他们坐下之后,又留下两名女奴分别为他们斟酒。

  两人刚刚落座,巴特尔可汗便又继续说道:“诸位,今日本王还要为诸位介绍一人,此人乃是桃花岛岛主黄古箫的大弟子,她不但武功了得,而且才貌双全,本王初见她时亦是惊为天人。”

  说话间,巴特尔举起酒杯冲李涵秋示意了一下。

  李涵秋便端着酒杯站了起来,冲众人施礼微笑道,“鄙人李涵秋,有礼了。”

  “……”

  各位狼王与首领同样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没有人端起酒杯还礼,也没有人做出回应,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只通过这点便能够看得出来,其实鞑靼人内部现在也存在着一些的问题。

  否则就算是给巴特尔可汗一些面子,他亲自介绍的人,这些狼王与首领多多少少也应该有所表示,而不是像死人一样一脸不屑的坐着不动。

  “李女侠请坐。”

  巴特尔可汗眼中当即闪过一抹愠意,不过倒没有当场发作,而是继续打着哈哈说道,“本王知道,我们鞑靼人与汉人争斗多年,半年前汉人又烧了我们的王都,你们心中对汉人只有仇恨,不过汉人中有句话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本王认为说的很有道理,若是我们对汉人有足够的了解,非但攻城克地战无不胜,也能够少死一些鞑靼兄弟,这便是本王的苦心,希望诸位理解。”

  “但国师一职乃我族立足根本,怎能启用一个汉人?”

  坐在左侧首位的一个大胡子毫不客气的说道,他便是鞑靼人的左狼王孟根。

  “孟根,你三个儿子有两个死在了与汉人的战争之中,本王知道你痛恨汉人,但只有攻下汉人的城池,打败汉人的朝廷,才能为你的儿子报仇,这个道理你应该比本王更加清楚,而本王此举也正是出于这样的目的。”

  巴特尔可汗耐着性子说道。

  “汉人中还有句话不知可汗是否听过,他们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让我去听从一个汉人的命令,我做不到!”

  左狼王孟根依旧梗着脖子大声嚷道。

  “是啊,请可汗三思呐!”

  “可汗,汉人卑鄙狡诈,不可轻信!”

  “可汗……”

  听了左狼王孟根的话,诸多首领也纷纷吵闹起来,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向巴特尔可汗谏言,反倒将左旸与李涵秋两人冷落到了一边。

  “诸位首领!”

  巴特尔可汗不得不大喝了一声,才终于镇住了这片声音。

  环视了众人一圈,巴特尔可汗吸了两口气慢慢将语气缓和下来,这才继续说道:“本王明白诸位的顾虑,请你们放心,本王心中早有计划,足以打消你们心中的顾虑,现在请诸位先将这些争论放到一边,不要叫远来的客人看了我们的笑话。”

  说完,他便不给这些人说话的机会,大声下令道:“开宴!”

  此话一出,更多在王庭之外等待多时的女奴立刻端着各种丰盛的肉食美酒走了进来,从前到后一样一样的摆在众人案前。

  如此晚宴便算是正式开始了。

  但是经过刚才那一番闹腾,王庭之内的气氛依旧有些冷清,每一个人都只是低头喝着闷酒,仿佛心中藏了各自的心思。

  如此过了一阵子,李涵秋却是主动站起身来,望着左旸说道:“只喝酒有什么意思,不如你我二人切磋一番,一来为在场的诸位助个兴,二来也可教可汗见证你我深浅。”

  “如此甚好,两位不论谁赢了,本王都重重有赏!”

  巴特尔可汗当即说道。

  “如何切磋?”

  左旸打心眼里不喜欢在这种场合下做这种娱乐他人的事,但见巴特尔可汗都这么说了,为了自己的药材,他也只得委屈一下自己。

  “单打独斗,各凭本事。”

  李涵秋已经手持玉箫,自案桌后面走了出来,对左旸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可是我不擅长切磋,只擅长杀人。”

  左旸无奈的耸了耸肩。

  “大言不惭。”

  李涵秋冷冰冰的看着他,不悲不喜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便即决胜负也决生死,我若死在你手中,自认倒霉便是,绝不追究,反之亦然。”

  “你我素未蒙面并无恩怨,何必闹个你死我活呢……”

  左旸还想劝她换一种比较安全的切磋方式,比如来个不伤和气又不伤身体的文斗什么的……

  结果话未说完,李涵秋便打断了他,玉箫一指沉声说道:“因为我有非报不可的仇怨,谁挡了我的路,谁便是我的敌人,接招吧!”

  说话之间。

  “呜——!”

  悠扬而诡异的箫声已经响了起来。

  “!”

  左旸知道桃花岛的武功最是擅长音律攻击,因此听到箫声的瞬间,他便已经意识到了危险,连忙站起身来打算应对。

  也是他大意了,没想到这姑娘居然说动手就动手,否则又如何能叫她占了先机?

  结果这一动他才赫然发现,在这箫声之中,他便仿佛被点了穴道一般,竟一动也不能动了……

  这便是桃花岛的镇派武学【碧海潮生曲】中的一招绝学——【暗湍绝流】!

  ——【暗湍绝流(气招):桃花纷飞诉往事,风中烟柳叶飘摇。桃花纷飞,烟柳飘摇,箫声可使指定敌人经脉逆流穴道封闭,3秒内处于“封穴”状态,任人宰割。】

  “该死!”

  左旸心中大惊,李涵秋可是“所向披靡”境界的NPC,若她借此机会取他性命,一招便已足够。

  而事实上李涵秋也是这么做的,她一边吹着箫,一边正向左旸逼近。

  不过好在,他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野路子。

  “解穴秘诀!”

  来不及多想,左旸立刻用出了当初在活死人墓中学会的秘诀,穴道瞬间冲开。

  而后一招【移花接玉(无缺)】开启,仰仗免疫一切负面效果的“红霸体”状态,左旸拔出涂了【钟灵貂毒】的【非攻】便要进行致命反击。

  既然这个女人一上来就用这种绝学,那么他也不需再有所保留,要怪就只能怪这个女人太不识趣,偏要上来找死!

  结果也是这一刻,李涵秋却又猛地愣了一下神,吃惊的看着他忍不住问道:“慢着!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会用那部武学中解穴秘诀?”

  “!?”

  左旸亦是一愣,下意识的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武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