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大相师 > 第六百九十二章 真香(第二更)

第六百九十二章 真香(第二更)

  “这是……?”

  看到这一行小字,杨骏脸上的表情自是更加疑惑。

  而且不只是他看不明白,就连一旁的乌日娜与李涵秋也是一脸的疑惑,完全搞不清楚左旸到底又在搞什么飞机。

  “那上面是我的身份,此前在雁门关时曹天菱城主亲口承诺,若是有人能够将你带回去,不论生死必有重谢。”

  左旸笑了笑,理所当然的说道,“我想她应该不是言而无信的人,你回去之后只需将这张画像交给她,让她准备好谢礼便是。”

  “……”

  听到这话,乌日娜与李涵秋的表情顿时又变得复杂了起来。

  原来她们二人还以为左旸营救杨骏是因为民族大义与同胞之情,结果到头来居然又是一场交易……她们渐渐发现,与左旸相处的越久,就越是不知道应该去如何评价这个家伙了,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无耻?狡诈?卑鄙?贪婪?

  貌似都有那么一点,可是再仔细一想,他似乎又没有为了自己的利益去谋害任何一个正直的人,又或者去做一些没有底线的恶事,而只是通过施以援手的方式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最后的结果往往还都是双赢,所以……到底应该怎么去评判这个家伙呢?

  “……”

  杨骏也是目光复杂的看着左旸,不知在想些什么。

  “杨将军,还有什么话我们出去再说,你先把这套衣服换上,我们将你送出鞑靼王都。”

  左旸才懒得管他在想些什么,只是催促道。

  其实他也没那么急,毕竟巴特尔可汗已经答应让杨骏“逃”走了,至少今天晚上绝对不会有人阻拦他们。

  他只是想快点了了这件事,而后尽快前往药材库去拿自己需要的药材,这才是他此行真正的目的,剩下的都是顺带脚做出来的事。

  “慢着!”

  哪知道杨骏非但不去穿衣服,反倒板起脸来审视的打量着左旸,严肃问道,“在这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身为一个汉人,为何能在鞑靼人的王都畅通无阻?又为何能够说服鞑靼人将我释放?”

  “这就说来话长了,等以后回了中原再谈不迟。”

  左旸微微皱起眉头,这个家伙又搞什么幺蛾子?

  “那就长话短说!”

  杨骏却是梗起脖子,不依不饶的道,“我杨骏虽是一介武夫,却也有的是一身气节,若你已经做了鞑靼人的走狗,我宁愿一死也决不要你来搭救,这只会令我的姓氏蒙羞!”

  “这你大可放心,我会出现在鞑靼王都,仅仅是因为我与乌日娜公主已经结为莫逆之交,这是我们之间的私事,与国仇家恨并无瓜葛……”

  左旸耐着性子解释道。

  “什么?你竟与鞑靼公主成了莫逆之交?鞑靼人屡次进犯中原,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你生为大明子民,与鞑靼人只应有不共戴天之仇,怎可结为好友称兄道弟,莫不是你贪图荣华富贵,想做鞑靼可汗的驸马?再者说来,你休要以为我不知道,我可是烧了半个王都的要犯,若无鞑靼可汗的金令,便是鞑靼公主也无权擅自跑来见我,因此你定与鞑靼可汗有所勾连,不知安了什么心思!”

  杨骏越说越是激动,说到最后竟再一次背过身去,冷哼一声大声说道,“你走吧!不管你们安了什么心思,我都绝不会中计,更不会承你的情,慢走不送!”

  “你他娘……”

  左旸顿时被这头倔驴气的差点爆了粗口,但事情已经办到了这一步,临门一脚便能够回去领取曹天菱城主的“重谢”,他又怎么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放弃?

  而眼下再怎么解释肯定也是没有用的,尤其是说到今晚帮巴特尔可汗平息了兵变的事,只怕只会让这头倔驴想得更多……

  再加上左旸的耐心也是已经被这头倔驴磨得差不多了,于是他干脆不与杨骏继续废话,只是回头看向了李涵秋,开口问道:“李女侠,你会点穴么?”

  “不会,黄古箫不曾教过我。”

  李涵秋虽然不解,但依旧如实说道。

  “那你知道怎么把人打晕么?”

  左旸又问。

  “这倒是知道。”

  李涵秋微微颔首。

  “打晕他。”

  左旸指着杨骏说道。

  “打晕他?”

  李涵秋一愣。

  “你敢!”

  杨骏扭过头来,瞪眼喝道。

  “我为何不敢?”

  李涵秋还偏偏就吃这一套,果断走上前去一记手刀砍在这头倔驴脑后,整个世界安静了。

  ……

  片刻之后,王都之外。

  “嘭!”

  左旸重重的将肩膀上的杨骏扔在了地上,刚才在死牢里的时候,他已经给这头倔驴换好了衣服,而有乌日娜陪同又有金令在身,出城的过程自然也是畅通无阻。

  又过了一刻钟。

  “嗷呜——”

  远处的山上传来一声狼嚎,杨骏终于幽幽转醒。

  而此时此刻,左旸与李涵秋、乌日娜两人早已回了鞑靼王都,朦胧的夜色之中看不到任何人影。

  “嘶……那娘们下手真狠呐!”

  揉着尚且疼痛的后脑勺,杨骏支撑着坐起身来,却碰翻了放在手边的一个水壶,而在水壶的旁边,还放着一个小包袱,里面装了一些干粮,应该够维持几天的生命。

  除此之外,还有三张纸。

  一张是他亲手写的那封遗书。

  另一张是左旸表明了身份的曹天菱城主亲手所画的关于他的画像。

  最后一张则同样是左旸的笔迹,上面写道:“你要一心求死就请自尽吧,反正曹天菱城主也没说要死的还是要活的,明日一早我来替你收尸便是;要是还不想死,那就自己走回雁门关去,是生是死看你自己的本事。”

  “这个王八蛋,竟将我打晕强行将我扔了出来,我不要脸面的么?”

  终于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杨骏自是有些气愤,忍不住对着鞑靼王都的方向骂了一句。

  如此缓了片刻之后,杨骏艰难的站起身来,将水壶和装有干粮的小包袱全部挎在身上,而后一瘸一拐的向南面走去,那是雁门关所在的方向……这个家伙到底还是不想死,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