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六百九十四章 鼻子真灵

第两千六百九十四章 鼻子真灵

  月下的荒林,宁静祥和。

  参天古木上,修罗天尊如老僧禅坐,宝相庄严,能见起身,神辉笼暮,玄奥的道则,似隐若现。

  “照这架势,无需一月,便可复原。”

  “玉帝都拿不下的狠人,这若杀出去,必定热闹。”

  “不知蟠桃园还有没,搬回家。”

  比起天尊,司命他仨就颇悠闲了,在粗壮的树干上,支起了一口大铁锅,正搁那炖肉吃,时而还会朝天尊这边瞅一眼。

  比起天尊和叶辰,他仨的伤,不值得一提,短短几日便恢复的七七八八,最主要的是,有疗伤的神药,都是从丹神的宝贝中顺来的。

  不多时,应劫天清和法轮王,也先后醒来。

  见三人炖肉,两人颇自觉的说,自带酒水,也是自带作料,一人握着一个大勺子,在大锅里一通乱搅。

  几人的厨艺,还是不错了,肉味香喷喷的。

  映着一缕月光,月心也醒来,伤势已无大碍,看了一眼身侧的修罗天尊,她也加入了司命他们。

  “那小子已走三日,不会被捉了吧!”太乙瞟了一眼西方。

  “亦或者,葬在不周山了?”

  “滚,乌鸦嘴。”

  “嗯?”

  几人说着,齐齐皱了眉,又齐齐望向一方,有轰隆声响彻,四面八方皆有,滚滚的杀伐之气,如骇浪,已从外围汹涌而来,冰冷而暴虐。

  修罗天尊豁然开眸,一步踏出,定在了半空,双目微眯,似能隔着无尽缥缈,望见无数的天兵天将。

  “鼻子真灵。”

  太乙暗骂,拎出了仙剑,司命他们,也都取了家伙,哪还有炖肉的心思,神色都变的无比难看,既是寻到了他们,那天兵天将的阵仗,必定小不了。

  修罗天尊表情凝重,一个拂手,将众人,收入了一尊铜炉中。

  一帮战五渣,还不够人塞牙缝儿的。

  至于他,已恢复了不少战力,虽远不在巅峰、虽与那日的叶辰,还相差太远,不过,却有杀出去的可能。

  “陛下有令,抓活的。”

  冰冷枯寂的话语,响满四面八方。

  如修罗天尊所见,天兵天将来的着实不少。

  俯瞰天地,那是四片汪洋,正朝着中心围去,所过之处,参天古木、山峰巨石,都被碾成飞灰,气势连成一片,杀气滔天,一辆辆古老战车,奔腾而过,压得苍天嗡隆,压得乾坤直欲崩塌,整个天地,都昏暗了下来。

  嗡!

  修罗天尊拎出了一把神刀,瞅准一方杀去。

  轰!砰!轰!

  很快,便闻轰隆声和喊杀声。

  惨烈的血战,成片的人影喋血,猩红的血雾,映满了苍穹,连映射的星辉月光,都染了血色。

  轰!砰!轰!

  荒林热闹,不周身也热闹。

  深处,轰声响满天地,能见一座座山峰,一座接一座的崩塌,碎石崩的满天飞。

  大战的一方,自是叶辰。

  至于另一方,人就有点儿多了。

  准确说,并非是人而是邪灵,数量多的让人头皮发麻,没一个是正常的,要么有身无头、要么三头六臂、要么奇形怪状。

  相同的是,它们都个顶个的可怕,饶是叶辰的战力,都被困在了那片天地,浑身染满了鲜血。

  这不是最蛋疼的,最让叶辰火大的,是诸多帝道仙法,在这不周山中,竟都无法施展,欲用帝道黑岸化解,却是不灵,被冥冥中某种力量阻挡了。

  不知何时,轰隆声才湮灭。

  一方昏暗天地,叶辰提着染血铁棍,踉跄而行,伤的着实不轻,邪灵可借不周山力量,他却受压制,还是被群殴的阵容,险些折在里面。

  “处处是坑啊!”

  叶辰啧舌,一屁股坐岩石上了,唏嘘的望着先前斗战的那片天地,一旦踏入,邪灵自个就跑出来了,且个顶个的强大。

  啊!

  又是一声惨叫,依旧凄厉,传自深处。

  叶辰懒得看了,往口中塞了一把丹药。

  他取了人王托司命带来的玉简,其内所刻的坐标,便是他此刻所在之地,没见有宝贝啊!宝贝是没有,邪灵倒是不少,差点儿给他灭了。

  收了玉简,他望了一眼四方。

  这片古老的战场,比想象中更诡异,因为某种力量,乾坤是时刻在变的,乾坤在变,空间也在变。

  也便是说,人王给的空间坐标,没啥吊用。

  值得肯定的是,这不周山中,必有大宝贝,人王都这般看重,肯定不能小了。

  半个时辰后,他又起身,绕过了那片天地。

  呜呜呜!

  越往深处,呜呜声响越多,也不知是寒风肆虐,还是真有厉鬼在哀嚎,听的人心神祸乱。

  不多时,又见他定身。

  而他面前,又是先前走过了那片乌黑的树林。

  如他所料,不周山的乾坤,时刻在变,来过一处,保不齐还会来第二次,走的地儿多了,若转迷糊了,多半会被困在不周山。

  因为,此刻的他,已找不出来时的路,前与后,皆是灰蒙蒙的。

  唯一不变的,便是深处凄厉的哀嚎。

  也不知是哪个傻逼,总会在他猝不及防时,嚎上那么一嗓子。

  “伏羲,你丫的坑我的吧!”

  叶辰心中暗骂,第二次踏过了树林,又趟过了血河。

  其后的景象,就与先前不同了。

  他是一路走一路看,见多了诡异事,如一口铜棺,倒挂在悬崖上;如一具无头古尸,坐在老树下发呆;如一片熊熊火海中,一道倩影翩然起舞。

  这都没啥,恶心的是邪灵,专干偷袭的勾当,他已战了不知多少场,大多时候,都是狼狈而逃。

  越是如此,他对这不周山战场,便越是震惊。

  在那古老的年代,究竟有多少人参战,而参战人的修为境界,究竟有多高。

  搞不好,都是至强巅峰境准帝。

  正因他们强,才致使此地滋生出的邪灵,才这般的强大凶悍;正因他们强,所残留的气场,才祸乱了乾坤,诸多地方的邪念恶念,连他都顶不住的。

  又一次,他到了那片乌黑的树林。

  这已是他第三次来,好似真就撞了鬼打墙,怎么转都转不去了,时不时的,还有个故地重游。

  这一日,他不知走了多久。

  抬头去望天,都不见星辉月光的,整个就是一片朦朦胧胧的云雾,遮了他的视线,如笼暮心神的阴霾,压抑到至于嘶声咆哮。

  锵锵!

  正走时,突闻凤凰嘶鸣,颇是缥缈,时有时无。

  叶辰挑了眉,直奔一方而去,跨过了一条乌黑长河、越过了一座枯寂山峰,才在一片山谷定身。

  远方,好似有一颗灵珠,在闪闪发亮,在昏暗的山谷中,格外刺目。

  方才的凤凰嘶鸣,便传自那方。

  叶辰双目微眯,盯住了深处,那并非灵珠,而是一株仙花,仙气缭绕,异彩喷薄,形状有些奇异,三分像朱雀,七分像青鸾。

  仔细凝看,还有凤凰浴火重生的异象,伴着凤的嘶鸣,交织幻化。

  “凤凰花?”

  叶辰轻喃,语气是试探性的,可眸中精光,已然绽放了。

  没错,那正是凤凰花,炼制九转还魂丹的材料,虽未真正见过,却是听过,与此刻山谷中的那朵仙花,如出一辙,若说它不是凤凰花,鬼都不信的。